来自 女人 2019-09-24 14:55 的文章

2019年的Taylor可以雇用鄙视自己的男性雇员

  虽说在当下,女性题材电影电视剧层出不穷。但是像《致命女人》这样直白,甚至有些偏激地审视男性的还是少数:一个关于三位“绝望的主妇”手撕渣男的故事。

  《致命女人》的原名是:《Why Women Kill》。简单粗暴地剧透了这三段不幸的婚姻最后收场的方式。

  而整部剧也以观众正面对话男女双方的形式展开。剧情基于审讯式的视角切入主线,将一栋房子里三个时间点上的谋杀案娓娓道来。

  这部由Marc Cherry操刀的新作也被外界戏称为升级版《绝望的主妇》。

  同样是较为封闭的社交环境,富有冲击力的Drama剧情。但是《致命女人》依靠其犀利的女性主义观点和精妙的蒙太奇手法,在开播之初就赚足了眼球。虽然目前9.3的豆瓣评分可能包括了不少话题分和情怀分,但是不得不说一路看下来是真的“爽度满分”。

  从1932年到2019年,在这栋豪宅里有三个人被警察抬了出去。但是对观众来说,我们更多是像那个目睹了这栋别墅三任房主悲剧的邻居,忍不住发出感慨:

  显然,在整个框架构建上,编剧没有将太多的笔墨用于描述这三段感情是怎么腐化变质的,在第一集里就全盘抖落了出来。

  1963年的别墅里,入住的是一位火箭工程师Rob(Sam Jaeger饰)以及他的妻子Beth(Ginnifer Goodwin饰),Beth是一个标准的贤妻良母,无微不至地操持家务,照顾丈夫。但是Rob却非常俗套地爱上了一个餐厅女服务生。

  1984年,豪宅的主人是一位名媛Simone(刘玉玲饰)和她的丈夫Karl(Jack Davenport饰)。虽然在外人看起来夫妻俩恩爱和睦,但是Simone在一场聚会上收到的照片粉碎了所有:她的丈夫不仅是个吃软饭的,而且在外面和别的男人暧昧不清。

  相比较前两对,这对夫妻之间的婚姻关系是最为复杂的。Taylor与Eli奉行非常有争议的开放式婚姻,两个人在外都有自己另外的情人,Taylor自己还是一个双性恋。Taylor为了帮助自己的同性情人Jade摆脱前任骚扰,把她带回了家,这对夫妻坦荡而微妙的关系也因为这个女孩开始逐渐改变。

  出轨,同妻,开放式婚姻……《致命女人》里的狗血乱炖足以勾起不少观众的猎奇心理。但是在接二连三地甩出Drama大戏之后,整个剧情笔锋一转,像手术刀一样层层解剖三对夫妻之间感情上病变的创口。

  首先是传统婚姻的代表Beth,从高中时期直到成婚,她和Rob的爱情一直是极为保守的。她也认为照顾丈夫是她的应尽的义务。甚至当丈夫看待自己与一个女仆无二时她也认为这是理所应当。

  从改变自己试图挽回,到不动声色搅乱Rob和小三的约会,虽然看起来她的反击是最“憋屈”的,但是观众可以清晰地感受到Beth心中不断生长的獠牙和微笑表面下的怨恨。她用琴声抒发自己的失望,却在Rob的呵斥中及时停了手,又变成了温婉贤惠的家庭主妇。

  没有人会相信Beth会选择原谅,只会嗅到这段婚姻背后越来越浓重的愤怒与杀意。

  Simone & Karl的情感危机是三个故事里最符合“爽剧”套路的。风趣幽默的社交名媛Simone发现自己做了很多年的同妻,怒不可遏下要把自己吃软饭的丈夫扫地出门。

  为了能够挽回婚姻,Karl不惜假装自杀来试图挽留Simone,在被识破后又用她一贯最为看重的体面和名声加以要挟。

  Simone在整场危机里似乎占据了绝对主动的地位,但是她对于名誉和外界眼光的看重不断搅乱她的生活。丈夫若有若无的威胁,闺蜜的暗中嘲讽还有自己隐密的偷情都仿佛定时炸弹,随时可能将Simone从高高在上的宝座拉下来。

  接纳了Jade后,Eli逐渐对这个火辣的美人动了心,但又碍于夫妻双方间的坦诚原则一直心怀愧疚。但Eli很快发现Taylor似乎也对Jade动了真情。各怀心事的两人在Jade准备离开时非常一致地请她留了下来。

  在Taylor & Eli的感情里,观众能感受到一种非常的耐心,编剧并不急于展现这段婚姻里谁对谁错。而是一点点剥离开这段开放式婚姻里各种不可控的因素,从而引出一个问题:性与爱是否可以真的完全分离且互不干扰。

  从1963年到2019年,在讨论婚姻与背叛上,谁对谁错似乎逐渐被淡化。更多的时候,《致命女人》在努力回答观众:究竟是怎样的经历,会让一个女人放弃所有理智痛下杀手,而她杀的人一定会是自己的枕边人吗?

  一栋房子,三个时间点,完全平行发展的故事脉络。《致命女人》里同一空间不同时间的环境设定让蒙太奇的剪辑过渡显得非常自然,节奏感和故事的脉络不会因为时间的转变而遭到破坏。

  三个故事即给了整个构架上一种循环往复的宿命感,又在平行发展的基础上给观众以思考的空间:当面对永恒不变的背叛时,不同时间,不同心境下的女人会作何打算?

  同时在旁观者的角度,《致命女人》里也主要从女性旁观者的视角出发,通过细腻微妙的变化来不断推动这三个女人最后的抉择。

  例如对Beth而言亦师亦友的闺蜜Sheila,不断地坚定她的信念,驱赶走Beth作为家庭主妇优柔寡断的一面。

  Bob在外勾搭的女服务生,隐瞒Karl出轨情况的闺蜜,直接介入Taylor家庭的同性恋人Jade……

  不同身份不同处境的女人或有意或无心地完善了一幅女性的众生百态。无论什么年代,这些女人都在不断应对,不断挣扎中寻找自己独立人格的价值。有关婚姻,道德的命题永恒循环,背叛只是因为特定环境而呈现出了不同的形式。

  1963年的Beth在丈夫死后依旧是他的附属,2019年的Taylor可以雇用鄙视自己的男性雇员。

  温柔的抚慰,辛辣的言语不能改变《致命女人》中处处蕴含绝望气息的情节发展。或许就像Beth梦里的那场探戈舞一样,一旦婚姻变成了三个人的共舞,失控就已成定局。

  谋杀背后的“Why”随着剧情的展开不断有了新的解读。或许,观众们此时对于《致命女人》,更关心的问题会变成: